特别擅长做无用功和说废话的人。

一个伪体育迷的自白

看完了温网的决赛,心里很难过。

其实在第四盘的时候已经下定决心,无论结果如何,我已经看到他还是那么拼,就够了。但说到底我还是希望他能在温布尔登这个那么重要的地方再拿一次冠军啊,看到罗杰·费德勒的名字再写在那堵墙上。

我真的不是一个真正的粉丝,实际上这两年我都没有好好看网球比赛。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生活很被我自己搞得一团糟,另一方面是因为害怕。

大概我的心态不对吧,但关注体育运动不就是看着自己喜爱的人逐渐消逝的过程吗?无论中途多么绚烂,最终只能不得不顺应潮流。体育不是说你拿了一座奖杯或是打了一场好比赛就够的,它是永不停息的,可是人总有一天要停下来。

所以我又赌气地想我还是专注...

这首歌里面有这么一段:

This is the way that we love, like it's forever
Then live the rest of our lives, but not together

我觉得可以翻译为:“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其实我不喜欢所谓的古风翻译,因为大部分这样的翻译让我觉得翻译者既不懂外语也不懂中文更不懂文言,只是加一些似是而非的看上去是古人会说的词。翻译这种事情真的很难,所以在水平未到的时候最好不要加那些花巧。

不过这种情况是碰巧感觉意境重合了,所以有些惊喜。尽管之间有时空的隔阂,但人们的仍然为着同样的境况喜怒哀乐,这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有段时间喜欢在维基百科上搜各种叙事民谣,看了情节觉得感兴趣了就去听。我大规模地接触Joan Baez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之前对她也不太了解,就知道她坐过牢,和Bob Dylan谈过,以及不太懂科学(Diamonds and Rust里的那句light years ago每次都会让我出戏,虽然我那么喜欢那首歌),因此一直以为她的风格会是打击社会不公急先锋那样的,结果没想到她早期唱了那么多民谣。(真要说的话,我之后对她也不能算太了解,我听的还主要是她早期的民谣专辑。)

Mary Hamilton这首歌大概讲了这么一件事:

苏格兰王后有四个名为玛丽的侍女,其中一位名为玛丽·汉密...

鉴于我已经单曲循环这首歌几个月却仍然停不下来,我还是写一点好了。

因为在乐理方面我就是个渣,所以每次写和音乐有关的东西我就只能有歌词的扯扯歌词,有背景的扯扯背景,然后结合一下自己那无聊的过去与感受——在豆瓣看过有人吐槽说大部分人的乐评无非是八卦+自己的风花雪月,是最没营养的。我没在豆瓣发过乐评,不过心有戚戚焉。但目前我水平就这样了,反正就自己写着玩玩,也无所谓啦。

Lana Del Rey的Born to Die这一张专辑我都挺喜欢,最喜欢的几首:Born to Die,Off to the Races,Video Games,National Anthem,Lucky Ones,当然还有

前段时间看博尔赫斯,因为是几乎一口气看下来的,所以对他热爱的话题感受颇深。这些话题其中之一便是《堂吉诃德》。

这很正常,毕竟《堂吉诃德》是西班牙语文学之中的杰作。博尔赫斯反复地提《堂吉诃德》,就像中国文人会反复提《诗经》、日本文人会反复提《源氏物语》一样。关于《堂吉诃德》一书,博尔赫斯的一个核心观点是:塞万提斯写作此书的原意是展现现实是如何击败幻想的,堂·吉诃德·德·拉曼却本来是塞万提斯选择的一个最不具有诗意的名字,而书中描写的景象和人情也是最不具有诗意的日常景象,但是时至如今,这一切都和荷马的诗篇一样,充满着不朽的浪漫色彩。这大概是塞万提斯无法想象...

写东西要趁早。
否则发现在脑内盘旋的梗都被人写完了。

最近又想去纳尼亚了。

几部电影里最喜欢Prince Caspian,大概是因为这里面Edmund的形象简直光辉万丈。书里面就不错了,在电影里他简直和Lucy组成了唯二的业界良心,而且还捅了白女巫!这段原创看得太开心了!虽然我很喜欢LWW里的救赎路线,不过果然还是赎罪完了好,不虐心。

(虽然Peter被黑得有点太惨了……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从基督教的方面能理解吧。当然,然后在VotD里也轮到Edmund开始幼稚了——因此电影里我最讨厌这一部……书我还是很喜欢的,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虽然他们真的基本上什么都没做,而且什么也没解释。电影拍出来就觉得莫名其妙。)

另外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The Call...

© 咖啡馆魅影 | Powered by LOFTER